欢迎光临临夏长安网 今天是

人民法院

主页 > 人民法院 >

甘肃最忙基层人民法庭体验记

时间:  2019-04-08 11:58:45

忙碌而又充实的一天
甘肃最忙基层人民法庭体验记
 
  法制日报记者 赵志锋
 
  张掖市甘州区人民法院西郊人民法庭是甘肃省最忙的基层人民法庭之一,近3年来每年平均收案数达1600多件,超过一些基层法院收案总数。
 
  3名员额法官、3名法官助理、3名书记员,这是法庭所有干警,他们早上迎着晨曦投入工作,晚上披星戴月回家。
 
  这个地处甘州区明永镇下崖村的西郊法庭,其“忙碌”程度只是甘州区法院的一个缩影。甘州区法院院长杨学诗介绍,该院是全省案多人少矛盾最为突出的基层法院,收结案数连年位居全省基层法院前列。
 
  一组数据可以佐证:2018年,甘州区法院受理案件27150件,员额法官人均结案数达340件,是全省员额法官人均结案数的2.3倍,法官人均结案数居全省第一。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走进西郊法庭,对这个“全省法院人民法庭工作先进集体”、全区法院办理案件数最多的基层法庭进行了体验式采访。
 
  巡回办案
 
  早上8点整,当西郊法庭庭长马进荣走进西郊法庭时,很多当事人已经走进法庭大门。
 
  “我们法庭每年办理的诉讼案件数占全院的12%,2018年3名员额法官人均结案数为450件。”马进荣一边整理卷宗,一边对记者说。
 
  按照安排,马进荣和审判员杨学林当天要到沙井镇九闸村调解一起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副庭长索国雄“留守”法庭办案。
 
  一切准备妥当,早上9点,法庭巡回审判车驶向九闸村,他们要先到田间地头现场勘查了解引发这起案件的起因。
 
  “这是农村典型的因相邻纠纷引发的赔偿案件,为实现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的效果,法庭决定利用巡回审判的方式办理此案。”途中,马进荣对记者说。
 
  伴随着阵阵飞扬的尘土,车辆穿过曲折的乡村便道,停在原告孙某和被告吴某的承包地田埂旁,两名当事人已经等候在这里。
 
  “吴某犁地的时候,拖拉机把田埂上的土倒进了我家地里,我把土清理后,叫他过来说了一声,田埂上犁出了一个口子,他浇地的时候水流到我家地里后不要找我,结果他就把我打了。”孙某指着横亘在两家地中间的田埂说。
 
  对孙某的说法,吴某并不认可,“原来田埂很宽,孙某犁地把田埂逐渐弄窄了,才导致我耕地时不小心弄出个口子”。
 
  双方因此事发生争执,后相互厮打,孙某受伤住院。经鉴定,孙某的伤势为轻微伤。
 
  今年1月,孙某起诉至西郊法庭,要求吴某赔偿各项损失3万余元。
 
  勘查现场后,办案人员在九闸村广场上搭建了简易的巡回法庭,由杨学林主持,邀请当地人民调解员进行现场调解,当地群众自发前来旁听,经过耐心细致地调解,最终双方达成调解协议。
 
  温情回访
 
  这起人身损害赔偿案件成功调解结案后,马进荣突然想起他主持审理调解的一起交通事故纠纷案中受伤的原告老邵家也在沙井镇,于是自掏腰包买了些礼品对老邵进行了回访。
 
  车辆很快到了老邵家,轻叩铁门,老邵拄着拐杖迎了出来。
 
  “现在脚怎么样了?”马进荣关切地问。
 
  “还很疼,一走路脚就肿起个大包。”老邵脱掉鞋,露出了受伤的脚。
 
  “后续还得治疗,要尽量少活动,药要继续用。”
 
  “就是,明天就动身去兰州呢,到大医院检查一下。”
 
  “赔偿款全部收到了吧?”
 
  “今年元月最后一笔钱也付清了。非常感谢法庭!”
 
  半个多小时的回访结束后,尽管马进荣多次让老邵留步,但他还是执意送大家走出大门。
 
  马进荣告诉记者,此案调解结案后,被告张某按时履行了协议内容,保障了老邵后续治疗的费用,效果比较好。据统计,西郊法庭办理的民商事案件中,审前调解成功率达65%以上,有效缓解了案多人少的压力。
 
  留守一天
 
  当马进荣带领大家外出办案的同时,“留守”法庭的索国雄也开启了忙碌的一天。
 
  从8点10分开始,仅用半个多小时,索国雄就成功调解一起原告某银行诉被告张某的借贷案件,被告当场表示在规定时间内偿还贷款。
 
  时针指向上午9点,索国雄穿上法袍,走进审判庭,开始审理一起借贷纠纷案……
 
  13点30分,记者见到索国雄时,他刚从审判庭出来。
 
  “到这会还没吃午饭吧?”记者问他。
 
  “第二个开庭刚刚结束,还没顾上吃。”
 
  索国雄告诉记者,春耕开始了,农忙时节当事人来一趟法庭不容易,所以大家在中午和晚上也办理案件,最大限度方便诉讼群众。
 
  在食堂简单用餐后,索国雄又全身心投入办理原告张某诉被告何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索国雄原以为这又是一起稀松平常的民间借贷纠纷,但年近七旬的何某却向他大倒苦水:“这不是借款,而是张某给我垫付的保险费!”
 
  原来,张某是销售保险的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前几年何某家生活还算富裕,想着给自己买个保险,也算以后年纪大了多点保障,不料儿子儿媳离婚,儿媳没了去向,儿子也一直在外地打工,自己一个人带着孙子还要种地,家境日渐窘迫。
 
  去年保险续费时,何某手头紧让张某先垫付上,直到现在没有能力偿还。
 
  了解案情以后,索国雄也觉得保险费对何某目前的经济状况而言确实造成了很大的经济压力,最终经过耐心调解,由张某协调帮助何某解除《保险合同》,将垫付的2500元保险费返还,张某最终申请撤回了起诉,案件得以圆满解决。
 
  当天,西郊法庭共办理10件案件,其中成功调解5件、开庭审理3件、原告申请撤诉两件,大家度过了忙碌充实却也平常的一天。
 
(原文链接:http://www.legaldaily.com.cn/locality/content/2019-04/08/content_7823518.htm)